来源:黎兜兜


“我好像约了场素炮。”

看到闺蜜这条消息的时候,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。

虽然我不玩交友软件,但也知道“素炮”是什么意思——

素炮,也被叫作“素觉”。

两个人只是单纯地拥抱在一起睡了一觉,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性行为。

话虽如此,作为朋友,我还是忍不住担心她的安全问题。

一、

闺蜜个性比较要强,大四就去了上海实习,孤身一人打拼到现在。

虽说事业一年比一年好,但她的身边总是不见一个相伴的人。

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:“也不是排斥恋爱,是真的没有时间,也没有精力去认识、熟悉一个新的人。”

我知道,她其实很孤单。不然也不会时常刷到她深夜失眠的朋友圈。

这大概就是她产生那个念头的原因吧。

精神空虚,往往比性饥渴更让人疯狂。


见我有点生气她的胆大冲动,她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真的没有任何逾矩行为。”

据闺蜜所说,那个男生是在一个约素炮的帖子里认识的。后来交换了微信,聊了一段时间感觉不错,才决定约定陪伴彼此睡一晚素觉。

见面之前,她确实有些忐忑和害怕。

但见面后发现,那个男生确实和聊天时感受到的一样:温柔绅士,又带着点忧郁和疲惫感。

为了让闺蜜安心,他甚至整晚都穿着衬衫和西裤。

“很奇怪,明明是初次见面,气氛却没有一点儿尴尬。”

“我们聊了很多。睡觉前,他主动拥抱了我。我们就这样一觉睡到天亮。”

“这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晚。”

听她静静地讲述那晚的经过后,我竟然产生了一丝恻隐:

在城市的边缘,他们不过是相偎取暖,互舔伤口的同类罢了。


二、

以前的思维定势让我以为,“性”才是约的最终目的。

闺蜜的事情让我发现,这样的观念并不准确。

对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说,性与爱,是可以分割的独立需求。

这可能就是还要区分“荤炮”“素炮”的原因吧。

真的去搜索一下我才发现,网上有很多“素炮”的诉求:


包括日本流行的“陪睡”服务行业,和国内外新兴的“陪睡师”职业——只提供陪伴的服务,不存在xing交易,和素炮的概念如出一辙。


不掺杂性的素觉,不知不觉变成越来越多人渴求的温暖。

比起性,有些人更需要「拥抱」。

三、

曾经听到过一个概念,叫做“肌肤饥渴症”

它并不是一种疾病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肌肤饥渴症。

就像躯体会饿、会渴一样,在灵魂空虚不安的的时候,人自然而然会向往亲密依恋的关系。

渴望肌肤接触所带来的安全感和舒适感,是人类正常的生理需求。

拥抱,或许就是肌肤饥渴症最好的解药。


张小娴在散文集《拥抱》里这样形容过:

“拥抱的感觉真好,那是肉体的安慰,尘世的奖赏。”

拥抱是胚胎在子宫内的第一感觉,是人类对于温暖最初的记忆。

美国一个心理治疗师维琴尼亚 · 萨提亚曾提出过“四个拥抱”理论——

她认为,人一天至少要有4个拥抱才能生存,8个拥抱才能维持生活,12个拥抱更能促进成长。

可是,又有多少人能实现每天4个拥抱呢?

很多人的身边,连一个可以相拥的人都没有。


四、

现在的年轻人,太缺乏“亲密感”了。

一个人租房,一个人上下班,一个人吃外卖。

白天披荆斩棘,坚强地化解所有的困难和情绪,却在一个个深夜里,被无尽的孤独撕扯得体无完肤。

在这个性自由的时代,他们可能不缺性,但却没人拥抱、没人关注、没人倾诉。

他们何尝没有想过去发展一段亲密稳定的关系呢?

但快节奏的生活、巨大的生存压力早已抽干了他们的欲望和耐心。

他们一定在心里计算过,与其花费巨大的成本去培养一段恋爱,还不如拿起手机约一场“素炮”。

于是,在孤独的指引下,陌生的躯体吸引靠近,短暂地在彼此身上索取一点爱的感受。

一场无性之约,便成了他们满足情感需求的伊甸园。


最后、

后来我又问闺蜜,会不会继续和那个人约素觉呢?

她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说:“虽然那晚的拥抱很像被爱的感觉。”

“但我们都清醒地知道,这不是真的爱情。”

素炮,不过是困兽之斗,是饮鸩止渴的下下策。

人还是得找一个地方,让自己的情感能够被好好寄托才是。

《本期制作人员名单》

出品人丨黎兜兜

文案助手丨阿四

绘制助手丨一颗橙

暂无留言,赶快评论吧

欢迎留言